多样性与包容

孕产与科学融合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小丑鱼-分享科普知识 2019-12-10 14:02

吉莲格林(Gillian Gehring)认为女性有可能成为优秀的物理学家并养家糊口-但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女性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1999年,当五位女性成为皇家学会的研究员时(一年中的人数异常多),只有生理学家弗朗西斯阿什克罗夫特(Francis Ashcroft)成为头条新闻。媒体对阿什克罗夫特很感兴趣,因为她曾说过,妇女不

  吉莲·格林(Gillian Gehring)认为女性有可能成为优秀的物理学家并养家糊口-但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女性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1999年,当五位女性成为皇家学会的研究员时(一年中的人数异常多),只有生理学家弗朗西斯·阿什克罗夫特(Francis Ashcroft)成为头条新闻。媒体对阿什克罗夫特很感兴趣,因为她曾说过,妇女不可能将母性与最高水平的科学成就相结合。然而,新闻界却忽略了另外三个新成员育有孩子的事实,包括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的第一位物理学女教授雅典娜·唐纳德和剑桥附近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新任主任珍妮特·桑顿。

孕产与科学融合

  次年,牛津大学神经科学教授,皇家学会所长苏珊·格林菲尔德(Susan Greenfield)发表了许多评论。在2000年5月31日接受《卫报》采访时,她辩称,如果她选择生孩子,她将不会是今天的样子。她说:“这是我个人的信念,瓶颈是女性要生孩子。”然而,我认为,关于母性和严肃科学在现代世界中是不相容的这一主张既是错误的也是危险的。

  当然,有一些杰出的妇女因选择或情况而没有生育。他们的科学贡献非常宝贵,在支持其他女科学家方面常常不懈地努力。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已故的达芙妮·杰克逊(Daphne Jackson),多年来一直是英国唯一的物理学女教授。她成为萨里大学的物理学负责人,在核,医学和辐射物理学领域有着杰出的职业生涯,并开始了现在称为“达芙妮·杰克逊信托基金”(Daphne Jackson Trust)的“重返社会计划”,以帮助妇女在职业生涯中断后重返学术界。

  但是,大多数女性科学家选择了一个家庭。他们包括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和晶体学家多萝西·霍奇金(Dorothy Hodgkin)。就今天而言,英国的15位物理学女教授中有9位确实有孩子,其中包括许多年轻的孩子。将科学与母性相结合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实际上相当普遍。

  打击神话

  我看到两个主要的原因,为什么科学母亲的存在并未得到更广泛的了解。首先,女性不愿讨论自己的私人生活细节,或者吹嘘自己是某种“超级女性”。其次,媒体发现报道无子女科学家更具新闻价值。例如,《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2001年10月12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引用的三名女性中有两名拥有子女并取得了成功的职业生涯-但标题是“科学与家庭不混在一起”,而论文的前言是“母亲可以当顶尖科学家吗?”。

  使科学与母性无法结合的神话永远存在,有两种危险。首先,它可能会鼓励人们相信,建立有利于家庭的政策来帮助母亲继续工作或生完孩子后回到实验室,这是浪费金钱。

  其次,关于科学不是家庭友好的职业的建议可能会阻止体贴的年轻女性(和男性)成为科学家。科学已经受到疯子科学家刻板印象的困扰,他们疯狂地独自一整天在实验室里工作-我们不需要使事情变得更糟。相比之下,选择法律等科目的女性则可以指出,切丽·布斯(Cherie Booth)是一位女性QC的知名榜样,她的职业生涯非常出色,正在抚养四个孩子。

  寻找解决方案

  那么,为什么随着从学校,大学和博士学位级别转到博士后,讲师,教授或高级工业职位的女性科学家的比例随着年龄或资历而急剧下降呢?由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学联合会组织的本月在巴黎举行的妇女物理学大会上,来自65个以上国家的代表将通过比较全球女性物理学家的地位来回答这一问题。物理研究所的女性物理学小组分析了英国的情况,指出了英国社会的两个特征,这使这里的女科学家特别困难。

  首先,英国科学家习惯于职业生涯来回走动,这意味着许多男女在没有周围亲密家庭支持的情况下工作。确实,许多从达芙妮·杰克逊信托基金(Daphne Jackson Trust)申请奖学金的妇女在生完孩子后已移居该国另一地区。位置的改变切断了女人与以前的雇主的联系,她们是最有可能重新雇用她的人。

  第二个问题是英国任命长期学术工作的年龄偏晚。这与法国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法国,博士后制度不起作用,而且至少在理论上,新任合格的博士学位直接进入了常设职位。在英国,有很大比例的学术女性科学家只有在获得一份永久性工作后才生孩子。这通常是最简单的方法,也是我遵循的方法。不幸的是,有些女人发现那时已经太迟了。

  少数目前在担任博士或其他学术职务的妇女在完成博士学位后的几年内生了孩子,同时担任短期研究奖学金或博士后职务。那些遵循这种方法的人,如果获得的职位显示出显着的成就,则很可能会获得成功-例如皇家学会提供的高级研究金和大学研究金。

  但是,这需要一个真正的世界一流的女人在养育年轻家庭的同时与男人平等竞争。我认为,所有在建立家庭之后获得永久学术职位的妇女都是绝对杰出的个人。我也相信,在博士学位后不久或在博士后时期生下孩子的那些人,最有可能被科学界迷失。应该认识到,尽管研究奖学金现在可以提供产假,但博士后的安排却存在更多问题,几乎没有人从中受益。

  另一种选择是让女性在职业生涯中开始自己的家庭,然后再寻求一个永久职位。但是,由于大学需要在研究评估工作中取得良好的成绩,因此基于可靠的研究记录任命学术职位,这种选择近年来很少成功。达芙妮·杰克逊信托基金(Daphne Jackson Trust)经常帮助少数妇女走这条路。有趣的是,英国晶体学家凯瑟琳·朗斯代尔(Kathleen Lonsdale)的先驱是“返回者”的最早例子之一。在1930年代初期,她从有薪工作中休了五年,抚养了三个孩子,并继续在家中进行研究。然后,她被重新聘用为伦敦皇家学院的研究助理,该学院是通向永久职位的桥梁。

  尽管拥有家庭的顶级女性科学家的比例不为零,但肯定不等于整个女性人口的平均水平。每当妇女发现自己无法抚养自己的孩子并在实验室取得成功所需要的长时间时,就会发生浪费。这些矛盾的要求给她的生活方式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她完全放弃了科学。当女性只能找到离家很远的合适工作时,另一个困难就浮现了–她的伴侣工作太固定而无法搬家(请参阅《爱与两身问题》,《 物理学世界》, 2001 年 10月,第37-39页)。

  成功的意愿

  科学与孕育相结合的问题正受到诸如雅典娜项目等计划的广泛关注,该计划得到了英国政府和资助委员会的支持。但同样重要的是,不要因为对成功的女科学家所施加的生活方式的报道不准确而阻止年轻女性进入科学领域。

  凯瑟琳·朗斯代尔(Kathleen Lonsdale)清楚地分析了这种情况,可以追溯到1970年。她坚持认为,婚姻和母亲对一个国家至少在社会上具有与兵役同样重要的地位,并主张当时的英国政府法规旨在确保一名男子在服完兵役后重返工作岗位没有因为他的缺席而受到惩罚。她问道:“这是乌托邦吗?”建议任何真正希望已婚妇女在其子女不再需要其身分的情况下重返科学事业的国家,应做出特别安排来鼓励她这样做。

  目前的情况比1970年代要好得多。不过,正如英国贸易和工业部最近进行的“最大化回报”调查所显示的那样,拥有科学或工程学学位并有学龄儿童的女性比其他具有学位的女性从事工作的可能性更低。“尽管我们有许多出色的小型举措,但我对缺乏重大进展,女教授人数少以及缺乏对科学界女性的认可感到担忧,”贸易和工业部长帕特里夏·休伊特(Patricia Hewitt)表示。该调查于一月份发布。“我认为,我们必须奉行更加积极进取的联合战略,以增加妇女对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参与。”

  我希望部长认真对待凯思琳·朗斯代尔(Kathleen Lonsdale)的观点,即抽出时间抚养孩子然后希望重返科学领域的女科学家应采取特殊措施-不必面对年龄和歧视障碍。如果有子女的妇女能够继续从事科学工作,则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在她们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她们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seohttp://www.swlxs.com